tiktok是什么意思?TikTok是哪家公司?

睫下伤城 2020-08-10 16:00:47

tiktok是什么意思?


是哪家公司?


TikTok公司是做什么的?

最新回答

TikTok 到底卖的是什么?


01:卖掉TikTok美国版(也许含加澳新),是民族企业被外资撸走了吗?据说TikTok要建立伦敦总部,是要跑了吗?


02:卖掉TikTok美国版,是卖掉了核心技术(所谓核心算法)吗?TikTok的真正价值到底是什么?


03:为什么中兴、华为、大疆等等被整了那么久,却没发生强制收购的事情,而TikTok一上来就发生这事儿呢?


04:“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都快成梗了——用什么比喻来形容TikTok这件事才合适?


05:如果张一鸣是个公知,TikTok就是个坏蛋吗?二者是否等同?


06: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卖掉TikTok美国版(也许含加澳新),是民族企业被外资撸走了吗?据说TikTok要建立伦敦总部,是要跑了吗?


先上一张图,这是字节跳动公司(不会有人不知道字节跳动是TikTok的母公司吧?不对,是祖宗公司)的关联公司(有股权关系)的关系图,大家体会一下:

来自《天眼查》APP


体会到了什么?我只有一个字:晕。


你找到今日头条了吗?找到了几个?找到抖音了吗?找到了几个?找到TikTok了吗?找到了几个?他们都是一家,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吧?


我没找,没有意义。为什么呢?因为这只是真正的全图的一部分,甚至是很小的一部分。首先,图太大,手机屏幕放不下;其次,天眼查只能查在国内注册的公司,所以字节跳动在国外的部分不会涵盖在内,而我认为字节跳动的国外部分比国内部分要更加复杂,复杂得多,对应的图也大得多,毕竟那么多国家呢;最后一点,最重要的一点,其实就算都查清楚了也没什么意义,为什么呢?因为对于任何一个集团公司来说,公司内部的业务运营的分布和子公司的法律分布是很不一致的。


举个例子,某个产品的研发可能在 A 子公司,日常运营和对外销售可能在 B 子公司,广告投放可能在 C 子公司,售后客服可能在 D 子公司,财务记账委托一个专门的财务子公司 E,人事工作委托一个专门的人力资源子公司 F,机房由专门的基础设施子公司 G 管理,甚至打扫卫生由专门的保洁子公司 H 完成,而 ABCDEFGH 的工作不仅仅涵盖这个产品,还涵盖很多其他产品。赚钱是由谁负责呢?是 B 子公司,因为他面向用户,他收钱,他收完钱以后,按照内部的结算规则,向 ACDEFGH 付钱——大家都有了经营业绩。最终,B 公司挣的钱,还是集团公司的钱。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涉及管理理念的问题,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研发就管研发,销售就管销售,保洁就管保洁……管理效率高。当然,这样做也有弊病,公司内部沟通成本很高,导致沟通效率降低……因此不同的集团公司有不同的选择,多数情况下都是某种混合模式,有些子公司业务独立性强,围绕一个业务,但活儿比较全,有的子公司比较专业化,只干特定的活儿,但覆盖多个业务。


实际情况比上面描述还要更复杂,比如,人事管理这事儿可能并没有一个法律意义上专门的子公司,但却存在一个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线,子公司的人事部门只听垂直管理线老板的话,不听子公司老板的话,用英语说,这个子公司老板叫做“ Hosting Manager ”,听听,“东道主经理”——人事部门是客人,子公司老板不过是个负责招待的东道主。而那个垂直管理线的老板叫做“ Hiring Manager ”,“聘用经理“,聘用、炒掉、涨工资都是他说了算,如果你是人事部门的员工你听谁的?不过名义上,这些人都是老板——这就有两个老板了,但并没有到头,因为各种原因,一个员工可能有很多老板(只算直接老板,隔层的不算)——跟大家讲个夸张的事情,我以前的IT生涯里,碰到一个美国公司的人,有着我听见过的最多的老板——17个老板,当然,“ Hiring Manager ”只有一个——换个说法,这个老板属于“实线汇报”的老板,其他老板都属于“虚线汇报”的老板。


以上是极端的例子,我不是说字节跳动就有这么极端,但类似情况在字节跳动中肯定也是大量存在的。我只是告诉大家,卖掉TikTok美国(也许含加澳新)和卖掉字节跳动完全是两回事——区别很大很大。


“TikTok美国”只是“TikTok全球”的一部分,“TikTok全球”是抖音的国际业务,只是“抖音”的一部分(TikTok的代码和抖音的代码一样),“抖音”只是“字节跳动”的一部分。为了简单起见可以这么理解:


字节跳动(祖爷爷)>>>抖音(爷爷)>>> TikTok全球(爸爸)>>> TikTok美国(儿子)


实际上,结构肯定远不只这么简单,恐怕复杂到需要讲一天……


即使有些时候,也许因为某个孙子或者重孙子公司的确很重要,在某个阶段会直接汇报给集团CEO,这也不说明问题,并没有改变本质上的层级关系。你不能说老大偶尔直接指挥一个县长干了几件事,就说县长是二号人物啊。


所有子公司、孙子公司、重孙子公司挣到的钱,本质上都是祖爷爷的钱(至于怎么花,给不给孙子们留点,要不要发红包,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所以TikTok美国被抢,确实是字节跳动的损失,是中国企业的损失,但是要清楚,这个民族企业是“字节跳动”,不是“TikTok美国”,“TikTok美国”只是字节跳动的重孙子公司,是这个民族企业很小的一部分。


举个例子,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被抢了,只不过不是人被抢走了,是皮夹子被抢走了——真皮的,还有花纹,生气……


TikTok美国公司肯定是注册在美国的,日常运营应该也在美国——用户在美国嘛!这个公司就是我上面说到的若干 B 公司之一,理论上,如果要卖掉TikTok美国,首当其冲就是卖掉这个 B 公司。这个行为本身简单,但问题是,实际上这个 B 公司要依赖很多其他子公司以及依赖很多垂直管理线,如果收购方只收购法律意义上的这个 B 公司那他就是傻子了,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


比如研发,既然抖音和TikTok的代码一样,研发就应该在抖音这边。卖掉TikTok美国,研发怎么办呢?好,代码给你——但程序员不给你,那不是坑你嘛!


收购方当然不傻,“程序员呢?程序员呢?”他嚷嚷着。


“有啊,有啊,你看,这儿有一群人呢,厉害着呢,我本来准备炒掉的……不是,不是,对不起,说错了,我本来准备加薪的……”出售方笑眯眯地回答……


所以,大家一听到“收购”,就理解成地摊上明明白白一个碗或者一个盆摆在那里,就剩谈价钱了,这是不对的。一个公司整体出售就已经很复杂了,剥离一个业务出售,甚至剥离一个业务的某个地区出售(TikTok美国就是这个情形),就复杂到天际了……


收购过程是一个博弈,埋坑和反埋坑的博弈。


你说字节跳动要把TikTok美国这个重孙子卖掉的时候,会不会埋坑呢?


很多人可能会说,资本家有软弱性,巴拉巴拉……这没错,但软弱性不是对特定的某一方的,而是对所有人的,资本家最大的本性是逐利,只有对钱才不软弱——还用我多说吗?


至于“TikTok全球”的总部要迁移伦敦,道理是一样的。TikTok是抖音国际版,在国内没有用户啊!国内是抖音的地盘,而抖音是他爸爸。


好多美国公司的亚太总部在新加坡或者香港,有的甚至全球总部就在香港……大家知道吧?


美国大公司一般都分成美国业务和全球业务两大部分,美国业务总部当然在美国,全球业务总部有可能在美国,但也可能在伦敦、新加坡、香港……都有可能,看哪块儿用户多了,离用户近啊,而亚太总部几乎都是新加坡或者香港,那也不能叫背叛美国啊!他们该割韭菜还是割韭菜,难道到新加坡或者香港就改脾气了?


中国公司也是一个道理。


如果有一天,字节跳动的总部要去伦敦,至少抖音总部要去伦敦,大家再生气也来得及。


卖掉TikTok美国版,是卖掉了核心技术(所谓核心算法)吗?TikTok的真正价值到底是什么?


在《TikTok被整……我看到了一些误解》中我已经解释过,TikTok和华为不一样,华为有很硬的核心技术,而且是“行业标准”,以后若干年就是这样了,谁也绕不开(高通的3G技术到现在都还没完全绕开呢),这可真是要命啊……所以美国急了。


但TikTok不同,它的核心技术(核心算法)……呵呵,想多了。这种技术并没有发展到“5G”那么成熟的地步,更没有“行业标准”。那些互联网大公司,各有绝活,谁也不比谁差多少,谁都能绕得开谁——要说谁技术领先,不如说谁研发能力领先,这是个动态过程,比谁走得快,而不是静态过程,比谁现在厉害……何况抖音(TikTok)的技术也谈不上多么领先啊!


我还解释过,抖音(TikTok)在业务上的成功,几乎独霸中国、美国以至全世界,核心竞争力是“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对人类的理解”——换句话说,是业务能力,不是技术能力,老叨叨技术,什么“核心算法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你担心个啥呢?


字节跳动卖的东西,TikTok美国,是一个子业务在一个地区的由子公司负责的运营,当然包含可运营(能跑起来)的那么一套软硬件系统和相应的技术许可,如此而已。


研发能力会不会卖?或者说,程序员们会不会卖?好吧……如果把核心的技术能力卖了,把重要的程序员卖了,我告诉大家,不需要大家的口水把抖音淹死,它自己就死了,你来不及淹他。


当然我上面也说过了,肯定也会有些程序员过去的,最起码得维护系统,否则系统根本就跑不起来啊!毕竟收购方也不是傻子,可是谁过去谁不过去就有讲究了……再说一遍,这是埋坑和反埋坑的博弈。


我以前有个老板(很大的全球老板,隔了好几层),先在公司打工,然后出去创业做了个东西,卖给公司,回来上班了,东西黄了……又出去创业,又做了个东西,又卖给公司,又回来上班了,东西又黄了……二十多年了,如是者三……赚了好多钱,你服不服?


你说资本家对中国三心二意,这我不反驳。但你说资本家对美国比对钱更忠诚,特别是为了这个忠诚不但钱不要了,还要自杀,我是不信的。


所以,TikTok美国一旦卖了,当然会获得当前的这些技术——但没有鸟用,能不能维持下去都是未知数,就算有微软能力加持能挺住,但要像抖音一样时时精进,我看是不大可能。技术上如此,用户理解上也是如此。


而抖音,不过是用老技术换了一笔钱而已,自己的技术不但不会丢,而且还会继续前进,速度也不会慢哪怕一点点——说不定有压力了,还会更快一点。


专利?又说专利……算法没有专利,只有商业机密,而抖音的商业机密也并没有多了不起,你信不信腾讯不服?阿里不服?而且在没有“行业标准”的前提下,专利就是个渣渣,请参考《TikTok被整……我看到了一些误解》。


这么说TikTok美国就没价值吗?那美国为什么要买,还要强买强卖?


TikTok美国当然有价值,那就是它在美国的用户群。


有人说TikTok美国有八千万用户,有人说下载了多少亿次,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总之很多,而且在用户中影响力很大,占据用户手机使用时长比例也高——这才是关键。这意味着对民意的巨大影响,可能导致中国舆情向好,也可能导致特朗普败选,还可能导致脸书歇菜……


所以,不要谈技术了,甚至谈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在这里也不合适,如果没有那么多美国用户,就算你技术再好一倍,鬼才会买你……还强买强卖……想什么呢!


说到底,美国也好,特朗普也好,是要把对美国用户的洗脑能力抓在手里。本来,TikTok美国确实客观上在帮助中国输出软实力,这不惹祸了嘛……生气。


为什么中兴、华为、大疆等等被整了那么久,却没发生强制收购的事情,而TikTok一上来就发生这事儿呢?


很多人说,要是华为,肯定不会卖……这事儿,在中国算是第一起。


但是,这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因为中兴、华为、大疆等等和TikTok不一样——又说不一样了,不过这次不是说技术不一样,而是说模式不一样。


中兴、华为、大疆等等是制造业企业,华为美国、中兴美国、大疆美国都是销售办公室……除了销售人员恨不得就只有保洁了……去过售楼处吗……要整他们的话,不买楼盘买个售楼处干嘛?必须要楼盘和售楼处一起整体收购。而TikTok是服务业,运营型企业,不是售楼处,是连锁餐馆——连锁餐馆要好的话就值得收购了,就算是个分店也行。


二者的用户不一样。制造业的用户都是付过钱的,售后费用不多,下次买是很久以后了,而餐馆的用户是恨不得天天都来吃,重复消费,两者的用户性质不一样。


制造业企业退出一个地区损失的是未来,除了办公室装修以外没损失什么资产——当然也很痛,而服务型企业退出一个地区损失的不仅是未来,还有用户积累,那是资产,很值钱的资产——更痛。所以美国对华为是断供,而对TikTok是强买强卖——怎么痛怎么来,坏蛋很聪明,我们要有气节,但也要聪明。


所以,阿尔斯通被美国整的时候,是对电力业务线的整体收购——对制造业企业必须整体收购,至少是一个业务线整体收购,买个售楼处回来是不是有病啊?没楼可卖啊。而TikTok谈的是把美国地区的业务卖出去,那里面有料——八千万天天登录的用户。


所以,你说美国如果要对“华为美国”强买强卖华为会不会卖……这是个伪问题。如果非要问,应该说美国要对整个华为的5G业务强买强卖,华为会不会卖——但问题性质就变了,现在的问题不是“字节跳动”卖不卖或者“抖音卖不卖”而是“字节跳动的子业务抖音在美国地区的那一部分业务”卖不卖。


华为很刚,我也希望字节跳动很刚,但八千万用户的确值很多钱,而关键是,再刚,这八千万用户也会失去,那不允许换点钱回来就太苛刻了——换一个角度,那意味着美国占了更大便宜,这八千万用户会免费送给脸书(大概率)。


如果失去这八千万用户已经不可避免,这是大前提,那么“收钱卖给微软”和“免费送给脸书”二者之间,应该怎么选择呢?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都快成梗了——用什么比喻来形容TikTok这件事才合适?


关于TikTok,这句话出现了无数次了……句子是名句,道理深刻,但我觉得用在这里真不合适。如果非要用,也许应该改成“今天五个鸡蛋,明天十个鸡蛋……”


我曾经在微博下面回复评论用户:“TikTok能算是块儿地吗?就是个值钱的物件。”结果他回复:“TikTok算个球。”


一个球……如果能换五百亿美金,不合算吗?


我甚至看到有人把TikTok美国比喻成了“九一八”之后的东北……


抱歉,我一点贬低TikTok的意思都没有。字节跳动做到今天极其不容易,基本上可以算作一个商业奇迹,而且是中国企业成功出海的典范,鸡蛋或者球,不是客观比喻,只是为了说明问题,但无论如何,真算不上一块地儿,更谈不上“九一八”之后的东北了。


就像我前面说的,被抢了,但不是抢人,是抢皮夹子。


在美国、欧洲的某些地区,抢皮夹子这事儿很容易碰上,各位真的打算跟丫血拼吗?你要是有个熟人真的被抢过,没有激烈反抗,你会骂他没气节吗?


女人被流氓摸了一下手,就要把胳膊砍掉……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就算是鸡蛋,今天五个,明天十个,那也不行啊!没听说过象棋格里放米粒的故事吗?过不了几天,这些鸡蛋就能买房子了……


好吧,我承认。所以,生气是第一位的,我举一百只手赞成。


但是,这事儿不能急,我的另一篇文章《原创:面对美国步步紧逼,中国为什么不该着急》专门讲过为什么不能急。现在的世界局势非常复杂,新冠肆虐,全球化退潮,种族冲突加剧,美国11月就要大选,特朗普老年痴呆症状正在恶化……如果鸡蛋还负担得起,等一等是值得的,就三个月了——不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美国是要骂的,要狠狠地骂,所以我特别支持和喜欢赵立坚,还有华姐,帅呆了——但是,非要让TikTok一气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就不合理了。


很多人说,关键是TikTok跪得太快了……


这事儿吧,我确实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告诉大家字节跳动已经或正在干什么,但是我认为任何策略的实施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还是愿意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从现在的情况看,至少事情已经拖到45天以后了。以我的经验,45天以后完全可以说“谈判取得了重大进展……还有最后的一点细节需要确认……再给10天吧”然后呢,“再给10天……”“再给10天……”直到大统领受不了了,然后宣布“谈判破裂”,然后换一家谈,比如跟库什纳的公司谈……伊万卡,对,伊万卡……“这次三天就能谈妥”“没钱?没钱没事啊,我帮你融资,索罗斯,老索……往这里看……”


这是个美好的理想……但也是在商业领域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告他呀!很多人说。


要告,但别急,等谈无可谈再说……


舆论?在美国舆论形势很好,TikTok的美国粉丝已经开始闹事了,你们说背后有没有什么阴谋?但是在中国……特朗普可能偷着笑呢。


有个朋友在我的微博下评论:“就怕张一鸣不是像你这么想的。”


确实如此,他不一定像我这么想,如果那样,我会很失望,倒不仅仅是因为他跪,而是因为他傻……


今天不翻脸,不意味着明天不翻脸。


五个鸡蛋没翻脸,十个鸡蛋没翻脸,不意味着二十个鸡蛋不翻脸,更不意味着一块地不翻脸。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


如果张一鸣是个公知,TikTok就是个坏蛋吗?二者是否等同?


张一鸣的事情,说实话我也就这几天才从微博上知道,以前不关心,事实上,我对抖音也不关心,安装了,但基本没打开过——受不了,吵得慌。


但是我知道,目前的中国,硬实力已经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敌人最后一个堡垒:芯片,正在被以华为为代表的我军队伍猛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堡垒就会被攻破。但是在软实力方面,我们还处在落后的阶段。我们在全世界的话语权毫无疑问是弱的——如果不是非常弱的话。


而在话语权方面,几乎唯一的突破就是抖音了,就是抖音国际版TikTok,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是很敬佩抖音的。


大家可以说资本家只不过是想挣钱,也可以说张一鸣是公知,但无论起点在哪里,今天TikTok的位置就是这样一个位置:除了外交部发言人以外,中国在世界上几乎唯一有力的话语权工具。


否则,美国才懒得搭理你呢。


所以,TikTok/抖音/字节跳动,是很了不起的。


字节跳动有十多万员工,据说已经超过阿里,如果在美国的迫害之下丢了美国市场,大家还要因为张一鸣是公知把字节跳动在中国搞臭,那么,这十多万员工,这唯一的国际话语权工具,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TikTok = 张一鸣 = 字节跳动, 这个公式是不成立的。看一个人都经常需要三七分,何况看一个公司呢?因为创始人的不恰当言行而把怒气迁延到公司身上是不合理的。而因为这种不恰当言行从而把所有行为的原因都归结为思想问题也是武断的。


再说了,就算是怂,如果怂的结论和理性的结论恰好是一样的呢?可以骂怂,但用不着骂结论啊!


做的倒是对……但这人真是怂……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回到张一鸣,很多人年轻时候都有过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时候吧?参看乔木。人是会进步的,而进步需要挫折也需要鼓励,如果张一鸣真的是一个公知,让他遭受一下资本主义铁拳也挺好的。而他在遭受资本主义铁拳的同时,我们要不要也上去来一顿暴捶呢?


太祖说过,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当然,太祖也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那么就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字节跳动和张一鸣属不属于“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第二个问题是,当他们遭受美国迫害的时候,我们也上去暴捶一顿,属不属于“以斗争求团结”?而网上的一些看起来比较平静的文章,甚至包括我这篇以及上一篇文章,属不属于“以妥协求团结”?


我们看看国家在做什么,在现在全球化退潮的大环境下,国家正在加大开放力度,建设中国的全球化道路。而所谓“开放”,是不是只开放给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呢?我看不是。“开放”是开放给“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而这里面恰恰包含了具有软弱性的资本家,甚至是以具有软弱性的资本家为主体的——如果只是开放给亚非拉无产阶级打工者,是不是受到大家欢迎呢?我看未必。


所以,我的问题可以换一个表达,中国很多企业家——权且不叫资本家吧——甚至企业本身,他们确实有软弱性,出现诱惑或者威胁的时候容易摇摆,当他们的企业进行全球化开拓的时候,诱惑和威胁会很多,他们的摇摆就会出现。但是,他们是不是仍然属于“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呢?他们摇摆的时候,我们应该拉一把,让他们趁这个机会看到敌人的丑陋,还是应该推一把,让他们干脆走投无路呢?


也可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假想一下,如果你是特朗普,你对TikTok下手了,你希望中国人民支持TikTok还是和他一道骂TikTok呢?骂的原因当然不同,但骂是相同的。反正如果我是特朗普,我一定希望大家一起骂TikTok——管他什么原因,骂就好,最好一起抵制……整死算完。


大家都知道,以前的时候中国落后,特别是在农村,很多人受教育少,应该说是存在很多糟粕的,我就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从亲戚那里听来的,发生在他们村里,讲给大家听听。


一个女人独自在家,丈夫出门办事,一个熟人来了,女人热情招待,结果很不幸,被强奸了。丈夫回来以后,女人向丈夫哭诉,丈夫二话不说——立刻把女人暴揍了一顿。理由有三条。首先,这个女人平常喜欢花枝招展;其次,男人来家里了还热情招待;最后,身上没发现多少伤痕,貌似反抗得不激烈。这位丈夫倒是没有找那个熟人算账,也没报警——可能是对妻子没有气节的行为太生气了,所以忘了别的事情了吧。


中国无论城市还是农村,这些年都有大进步,现在这种现象估计没有了。


现在的国际局势、中美斗争快要白热化了,特别是在大选之前,可能还有更激烈的对抗,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可能有点过分,我对形势还是很乐观的,对国家很信任,对未来充满信心。但是我认为,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内对外都是如此。


对外,可以拿澳大利亚祭祭旗——但不能对所有墙头草痛下杀手;对内,要注意分辨一些看起来有这样那样问题的人属不属于“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那么,分辨标准是什么呢?我认为很简单,他说了什么是其次的,更不要揣测他的内心,而是要看他的实际工作客观上是不是有价值的,是不是为国家的发展做了贡献。


如果一个人的实际工作是有价值的,是为国家的发展做了贡献的,即使他爱发牢骚,我们可以批评他,但不应该在行为上排斥他、孤立他甚而伤害他。如果他过分了,我们就要更加旗帜鲜明,但由于他的工作是对国家有利的,我们不应该影响他的工作,而应仅限于对他的言论的驳斥。


敌人最希望我们是什么样子的呢?敌人最希望我们是不团结的,我们是撕裂的,敌人最希望我们在大兵围城的时候,仍然为了该不该养狗的问题、能不能吃中药的问题、一个人一时一地的言论能否代表他一生的问题而内部撕咬,最好是打起来——美国正在这样一个撕裂的过程中,你感觉如何?


我们当然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是我们战胜敌人的法宝。


Tik Tok是抖音短视频国际版。随着Tik Tok在海外接连获得佳绩,抖音短视频已经成为中国产品在海外获得成功的又一杰出代表,被视为中国移动产品出海的新模式。


2018年7月3日,因内容存在不良影响,Tik Tok在印度尼西亚被封禁。2019年4月24日,印度撤销下架指令,TikTok运营全面恢复。

据媒体报道,2020年03月09日TikTok又一次被置于美国政策强监管聚光灯下。 华盛顿召开了一场美国国会参议院关于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TikTok与另一家接受质询的公司苹果均拒绝出席。此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也是此次听证会召集人乔希·霍利(Josh Hawley)公开表示将提交法案,拟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雇员在其设备上使用TikTok,禁令将适用于所有美国政府发行的设备。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报告显示,2019年四个季度中,除了第二季度TikTok以一名之差掉落前三宝座,其余三个季度都位列“全球下载量最多App榜单”的前三名,这个榜单综合了全球的苹果与谷歌应用程序商店。而在苹果商店单独的数据榜单中,TikTok在2019年第一、第三、第四季度都位列“全球下载量最多App榜单”的第一名。


抖音全球化战略的核心是技术出海,为全球用户提供统一的产品体验,针对不同市场采取符合当地需求的本土化运营策略。TikTok是字节跳动旗下一款短视频产品,TikTok US运营主体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卡尔佛城的美国企业。截止目前,TikTok已与母公司字节跳动中国业务抖音基本独立。据eMarketer报告显示,TikTok美国用户群在2019年增长了97.5%;2020年将增长21.9%,达到4540万人;该数字在2021年将超过5000万。TikTok吸引了大量用户,尤其是儿童和青少年。朱骏是TikTok的产品负责人。强大的技术实力和良好的产品体验,让抖音在海外多地进入当地人最受欢迎的应用之列。第三方市场数据机构App Annie的统计显示,不仅在越南,Tik Tok在日本、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国家都处于市场领先地位,均多次登顶当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总榜。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对100名日本路人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有24人表示正在玩Tik Tok,此时距Tik Tok登陆日本只有短短半年时间,显示出后来者居上的势头。


抖音的出海,也将中国传统文化“出口”到海外。打开越南版的抖音,“中国特色”随处可见,水墨画、传统汉服、古筝古琴、陶艺,甚至是中文歌曲,都成为了短视频里的流行元素。不仅是中国传统服饰和古风音乐,中国神话人物、文化符号孙悟空在Tik Tok上也倍受欢迎。


6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宣布于19日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举行自新冠疫情以来的首次竞选集会。想参加集会的支持者可以通过APP或者网页报名,免费获得入场券。一天后,一位名为劳普(MaryJo Laupp)的用户在抖音海外版TikTok上发视频安利一份秘籍:如何让特朗普以为会场将爆满,但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在讲台上。劳普介绍,想参加集会的民众在网上注册报名时必须提供手机号,一个手机号可以获得两张入场券。特朗普演讲的会场可容纳1.9万人。她建议,如果想让特朗普面对一个空荡荡的会场,大家可以用手机号去申请入场券,然后在演讲当天集体“放鸽子”。发上网后,劳普的视频立刻成为热门,截至周日晚点击量已经超过200万。


她的建议不仅得到TikTok用户的响应,Twitter上韩国流行音乐K-pop的粉丝们也发起了类似倡议,两大社交平台用户就此结成联盟。


6月15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宣布收到100多万份入场申请,团队成员和特朗普本人都在媒体上多次提到了100万的数字。但在19日的演讲当晚,到场的观众仅有不到6500人,高处看台出现了大量空位。原本由于报名人数太多,计划在会场外举行的演讲也随之取消。在美国的反种族歧视运动中,TikTok用户和Twitter上的K-pop粉丝都成为了重要战斗成员。K-pop粉丝多次为白人至上的标签“洗广场”,将带白人至上标签的推文刷成韩国乐队视频。据《华盛顿邮报》21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在演讲完后从塔尔萨返回华盛顿的路上,特朗普一直抱怨电视上播放的会场大量空位的画面。他指责幕僚没有做好功课,没能预判会出现观众骤减的情况。民主党议员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则在Twitter发文,嘲笑特朗普团队被TikTok的年轻用户玩得团团转,同时感谢“K-pop盟友”。除了劳普在TikTok上分享的秘籍,为了防止手机注册后收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短信,网友们还分享了如何用假名和假电话号码注册入场券。部分网友还动员亲友一起加入“放鸽子”大军。


虽然引发了热议,TikTok用户和K-pop粉丝此次行动共注册了多少张废入场券,目前还无法统计。


除了放鸽子行动,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和会场外抗议团体的对立,也是到场观众人数缩水的重要因素。俄克拉荷马州近几周的新增新冠确诊一直呈上升趋势,截至周日已累计超过1万确诊病例,其中368例死亡。塔尔萨的确诊病例也在持续上升,当地卫生部门最开始要求推迟周六的竞选集会。


在集会演讲之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先遣团队中有六人确诊感染。特朗普已经抱怨,竞选团队公开确认这六人感染吓跑了部分支持者。而在活动参会注册页面中还有一项免责声明,指出参会者是“自愿”承担可能暴露在新冠病毒中所有风险,一旦确诊,不能归咎于竞选团队或者会场。特朗普此次竞选集会的时间和地点也引发了反种族歧视团体的抗议。集会原定在19日举行,但6月19日是美国的“六月节”,被认为是标志美国奴隶制终结的日子。举行集会的塔尔萨市曾在1921年5月底到6月初暴发种族骚乱。被称为“黑人华尔街”的黑人富人区有300居民遭白人屠杀,成为美国最严重的种族暴力事件之一。周六特朗普演讲期间,反种族歧视和右翼团体在会场外激烈争执,所幸没有发生暴力冲突。游行人群中还有部分抗议者携带枪支,塔尔萨警方和国民警卫队负责在现场维持治安。会场外抗议者。在今年的反种族歧视运动中,原本以斗舞、炫技、恶搞、记录日常生活为主的短视频平台TikTok也成为了战场之一。截至22日,平台上“黑人的命也是命”标签下的视频已经有121亿播放量TikTok美国地区总经理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TikTok是用户自我表达的工具,这种表达通常是快乐的。但由于美国社会正在经历愤怒期,与之相关的内容也投射在了平台上。


有用户发布视频记录反种族歧视抗议游行;也有用户为抗议者支招,建议抗议者戴上护目镜、口罩、不要化妆,以防止警方投掷催泪弹。分析平台Sensor Tower统计显示,2019年,TikTok成为Apple 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第二高的应用。中国、美国和英国是TikTok的三大收入贡献国,其中中国占69%。Business of Apps统计指出,美国互联网用户中只有9%的用户使用TikTok;但在20岁以下互联网用户中,使用TikTok的比例高达49%。而在Twitter上,看似与政治话题无关的K-pop粉丝团体也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力。据Twitter2019年的统计,当年与K-pop有关的推文共有61亿条,比2018年上涨15%,占全球推文总量约3%。与之相关的推特账号则有上千万。除了数量庞大,K-pop粉丝团体有着强大的组织力,这种组织力在此次反种族歧视运动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本月初,白人至上主义者设立了“白化周三”标签(#WhiteoutWednesday),计划在Twitter上散布种族主义言论以压制反种族歧视运动。但计划却遭到了K-pop粉丝团体阻击。为打击“白化周三”运动,K-pop粉丝开始“清洗广场”,疯狂发布带有“白化周三”标签的推文,推文内容则全是防弹少年团等韩流明星。


5月底,当德州达拉斯警察局呼吁民众使用定制App上传抗议中的“非法活动”视频时,K-pop粉丝团也集体出击,在App中不断上传韩流明星视频,最终导致系统死机。一位网名为贝斯(Beth)的粉丝在《Esquire》(《时尚先生》美国版)采访时透露,自从美国的反种族歧视游行暴发之后,Twitter上的K-pop粉丝团就开始用类似手法支持反种族歧视运动,“我们与‘黑人的命也是命’站在一起。”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为您推荐